参与人数已超过2亿人次网络互助“低投高保”不能迷信

网络互助计划没有法律保障,本身也不是保险产品。小额赔付可能还有保障,也比较方便,但如果碰到大额赔付,就可能要出麻烦。所以消费者不应对平台保障抱太高的期望值。如果想真正转嫁大病风险,还是要用保险的方法——

本轮投资方德迅投资认为:“长期来看,我国拥有非常优异的AI经济土壤,在此前提下,AI教育因为其对高质量课程及内容供给的需求在教育行业里能建立少有的壁垒。贪心科技的创始团队在教育及AI的结合上思路清晰,做出了行业内优异的一套成体系的课程内容,同时对在线教育运营模式的思考也领先于此细分赛道。”

据介绍,“灯火互助”可保轻度和重度重症。重度重症涵盖恶性肿瘤等100种重疾,其中10岁至29岁的互助金额最高可达到50万元。

虽然并不是特别看好网络互助平台当下的作用,但王绪瑾也认为互联网平台互助计划有些经验值得借鉴和参考,可以帮助商业保险服务更有针对性。不过他特别提出,目前保险公司与互联网平台合作中,有一个情况值得高度重视,即有的公司为了获得互联网平台的流量优势,打监管擦边球,比如销售的产品与报备的产品不一致等,这很可能给公司带来保险监管方面的风险。此外,保险公司在合作中不要单纯被流量所绑架,为强调业务规模,而不顾效益。这是一种短视行为,会影响险企长期发展的质量。(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江 帆)

如何规避网络互助平台可能遭遇的风险?王绪瑾认为,就目前看,互助计划在大病保障上作用有限,仅可以作为正规保险的一些小额保障补充。他认为平台首先要解决逆选择,即带病投保的问题;其次不能约定太高的赔付额,太高的话风险很大;再次要透明平台信息,明确告知对消费者的保障事宜。让参加者清楚平台对保障能做到什么程度,哪些问题是解决不了的,以避免日后的争议。

此外,贪心团队拥有行业超一流的AI技术储备,力争从教学、服务、运营等环节全方位提高教育服务效率。运营端,持续打磨以智能转化推荐为核心的AI运营体系,提升流量获取及转化效率;教学端,致力于设计个性化学习+自动化教研引擎,提升教学教研效率,同时积极开发人机结合的智能助教体系,提升教学服务效率;服务端,设计开发智能教学管理引擎,提升学生管理效率。

本次展览按照作品种类分为四个单元,分别是“翰墨共情——合作画”“万物皆吾与——水墨画”“指墨新境——手指画”“推陈出新——新工笔画与隔纸画”,共展出152件(组)展品,部分借展于海外,涵盖郑月波艺术创作不同时期的代表作品,全面展示了郑月波的艺术人生。

谈及未来规划,创始人李文哲认为:“贪心未来的发展将经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深耕AI品类,不断迭代AI课程体系,做到人工智能课程内容全覆盖;第二阶段,在打穿AI品类的基础上,拓展Java、C++等其他IT品类;第三阶段,在打穿IT品类的基础上,拓展泛IT品类培训,如产品经理、运营等。贪心将坚守‘匠心做事,用科技改变教育’的使命,全面引领泛IT人群知识学习的供给侧改革。”

本轮投资方青松基金认为:“第一,职业教育是最适合用AI重构教学端的赛道。以IT培训为代表的职业教育领域存在迭代机会。随着人群和技术的更替,直播,可互动录播等更丰富的素材+更多元化的交互方式替代过去的PPT授课(镜头前就一张PPT,老师的手在PPT上写写画画)是大势所趋,这是职业教育面临教学内容的升级。”

贪心科技瞄准这一泛AI人群,力争为泛AI人群的知识学习提供智能化、个性化解决方案。“泛AI人群”由三类人群构成:第一,AI人群,即人工智能从业者,其培训需求为在熟练掌握AI相关技术的基础上,习得深层技术和项目实战经验;第二,准AI人群,包括AI就业导向的在校大学生及想转行从事人工智能工作的传统IT从业者,该部分人群参培目标直指就业,希望掌握人工智能相关技术,以满足就业岗位需求;第三,泛AI人群,包括互联网产品、互联网运营、财务会计、行政、金融从业者等,其学习AI的主要目标为通过python等基础技术进行数据挖掘、分析、行业研究等,以提高工作效率。对比传统IT培训,泛AI教育受培人群更为广阔,市场空间近千亿。

所有的网络互助平台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门槛低,花零元或者几元、几十元就可以进入。一旦患病则可获得10万元到几十万元不等的大病医疗保障金。无论是早一些的轻松互助,还是水滴互助,“花小钱治大病”似乎成了这类互助平台的形象代言词。进入11月份,百度系“灯火互助”以“0元加入保百种重疾”的口号也进入网络互助领域。

“最大的风险是没有精算,风险控制不足,你不知道未来会有多少人参加进来,其中又有多少人可能带病投保,这种逆向选择的比例会有多大。目前平台低风险人群占到绝大多数,这样是没有问题。但随着总量的增加,高风险的人群也会增加。当高风险人群达到某个临界点时,低风险人群就会被挤出这个平台,产生劣币驱逐良币的效应。因为这时赔付率会增加,交费也会随之上升。低风险人群会因此觉得与正规保险相比不划算,于是平台最后剩下的可能都是高风险人群。到了这个临界点,平台就无法支撑了。”王国军说。

对大多数人来说,生大病绝对是一个在经济上沉重且高风险的事。尽管现在很多人都有医保和商业医疗补充保险,但大病治疗依然是绝大多数中国人不忍直视的经济问题。不过,近年来几乎所有的互联网巨头,包括腾讯、阿里、苏宁、美团、360等都触碰过中国人心头的痛,建立基于大病保障的网络互助平台,提供价格低廉的大病互助保障。

据悉,贪心科技早期从传统在线教育切入,打磨教研能力,探索商业模式。2019年5月起,全力转型AI+教育方向。当前,贪心的课程体系呈“低阶-中阶-高阶”的金字塔式结构,高阶课程针对上文所提到的AI人群即AI从业者设计,采用在线直播大班训练营模式教学;中阶课程针对准AI人群设计,采用AI对话式与直播相结合的形式教学,开设有计算机视觉、深度学习、自然语言处理、机器学习等课程;低阶课程针对泛AI人群设计,采用纯AI对话式教学模式,开设有Python基础、人工智能基础、机器学习等课程。阶梯式的课程体系设计有效延长用户生命周期,真人与非真人教学相结合则对企业成本结构的优化大有裨益。此外,值得一提的是,团队具备极强的优质内容生产能力,平均每1-1.5月即可产出一门完整课程,高效的内容产出支撑了公司的持续高速增长。

当天,郑月波的家人将向辽宁省博物馆无偿捐赠由郑月波创作的以中国传统的十二生肖创作的隔纸画《十二生肖》一套12件。这些作品是郑月波立足中国传统水墨画基础上的创新作品,将由辽宁省博物馆典藏,成为中华文化永久财富。

其中,“合作画”单元呈现了郑月波与张大千等各大名家合作创作的绘画作品。“水墨画”单元呈现了郑月波最擅长的水墨和彩墨动物画,动物水墨画是他一生成功的起点,也是他终身的艺术追求。他的动物画不依赖写生,而精于长期观察动物的深情和特性,以深厚的西画造型能力和长期图案设计构图能力奋笔疾写生灵之气,跃然纸上,神到而形到,得到张大千先生盛赞。“手指画”和“新工笔画与隔纸画”单元呈现了郑月波在中国传统水墨画基础上的创新作品。

不过对于网络互助平台不断滚出的一个又一个与保障相关的流量“雪球”,也刺激着保险公司纷纷联手大的互联网企业,比如泰康与腾讯,中国人保与阿里等正纷纷开展合作。“网络互助平台对保险公司也是一种倒逼,会促使保险公司经营模式向这方面靠拢,这样双方将逐渐在一个点上会师。”王国军预言。

贪心科技创始人李文哲

更早一些的水滴互助、轻松互助规模继续保持扩大。像水滴集团旗下已有了水滴筹、水滴互助、水滴保险;轻松集团则有轻松筹、轻松互助和轻松保。而号称保险行业“余额宝”的相互宝最新数据显示,目前相互宝成员数已经超过了8900万人,也就是说大约16个人里就有1个人加入了相互宝。

据介绍,辽宁省博物馆自2018年始特别策划推出了“当代海外华人名家书画系列”展览项目,本次展览为该系列展览第三个项目,由辽宁省文化和旅游厅(辽宁省文物局)、辽宁省文化演艺集团(辽宁省公共文化服务中心)共同主办,将持续至2020年2月9日。(完)

其实相互宝最新公布的情况正在缓慢地印证这种潜在的风险。一是最近相互宝申请赔付的案例数随着成员不断增加开始攀升;二是相互宝表示,截至目前,相互宝成员年龄结构年轻,重疾发生率低于社会平均水平。从长期看,重疾发生率不可能一直处于平均水平之下。相互宝如此,模式一样的其他平台也不可能有例外。

在国外成熟的保险市场上,是没有这种网络互助平台的,只有互助保险。这是因为其市场已发展到一定程度,“只要资本愿意来,有足够的偿付能力,公司治理良好,就可以提供保险,市场壁垒是不存在的。”王国军说。

“将保险和互助分拆,这显然是中国保险市场发展过程中的一种现象,目前还处于初级阶段,市场又没有建立良好的退出机制,监管需要防控风险,只能将这类平台先挡在正规保险产品外发展。”王国军说。

相比之下,王国军更为乐观。他认为网络互助平台是在摸着石头过河,但并不是摸过去就拉倒了,而是可以边过河边搭桥。因为每个参加的人都带来一份数据,这些数据积累起来就可以开展精算了,“比如说做了两年后发现风险越来越大,这个时候就需要做一些改变,因为有数据,可以按照风险分成群组,将高风险与低风险人群进行切割,高风险高收费,低风险低收费。要有精算,产品的设计会更科学化。如果不建立在科学的基础之上,只是一种满腔热情的互助理念,那是不行的”。他还认为数据最终会倒逼平台往前走,通过降低现有风险,可以避免平台走到临界点上。甚至如果风险控制得当,最终平台完全可以修成“正果”,成为保险市场上一支强有力的正规军。

观众观看展览。韩宏 摄

贪心科技成立之初,即获得美国AI基金AI list capital天使轮融资,本轮融资得到了来自青松基金、德迅投资、华夏桃李资本的资本支持。

据了解,正规保险产品的费用至少在30%左右。也就是说,在纯粹保险费用之外还有30%的附加费用,这是因为保险公司有成本核算、利润获取、税收等,发达国家同样如此。但网络互助平台就没有这么多费用,这就节省了成本,所以互助平台有价格低廉的优势。

据介绍,郑月波的创作不拘泥于陈规,勇于创新探索,大胆尝试各种各样的技法与材料,他的创作尝试与民间蜡染技艺的结合,尝试“手指画”和“隔纸画”水墨新技巧的拓展。郑月波以八十高龄,更出人意料之外的推出一批需要极佳眼力的以新写实手法绘制的工笔重彩“新工笔画”。

“网络互助平台实际上正好填补了商业保险的一些空白,这可以从供给和需求两个方面来看。网络互助平台的价格非常便宜,消费者很容易购买到,而此类产品在商业保险中其实并不多,虽然现在有大病医疗,还有便宜的重疾险以及高额医疗险。但这些医疗保险价格仍然超过很多人的购买力。”对外经贸大学保险学院教授王国军说。

作为本轮投资方及独家财务顾问,华夏桃李资本张鹏认为:“职业教育乘着政策的春风,将迎来历史性机遇。作为职业教育各细分赛道中市场空间较大的泛IT培训,由于其性质和特征与在线教育具有天然的耦合性,传统的以线下培训为主的模式必将迎来一轮新的变革和迭代。此外,该赛道整体集中度较低,依旧存在巨大的机会。贪心科技的创始团队在AI领域拥有深厚的学术和技术积累,因此他们在整个泛IT培训领域选择了AI培训作为切入点。 AI培训本身是一个高壁垒的品类,专业而优质的培训课程和一流的教学服务也让贪心迅速地在一众同类公司中异军突起。”

北京工商大学保险研究中心主任王绪瑾教授则提醒消费者:“网络互助计划没有法律保障,本身也不是保险产品。小额赔付可能还有保障,也比较方便,但如果碰到大额赔付,就可能要出麻烦。所以消费者不应对平台保障抱太高的期望值。如果想真正转嫁大病风险,还是要用保险的方法,用平台的方式不太可能,而且风险还不小。”

方便和经济,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加入网络互助平台。有数据显示,参与这类平台互助计划的人数已超过2亿人次。如此高速的膨胀,风险会不会正在逼近呢?

观众拍摄展品。韩宏 摄

他认为,网络互助平台初衷是想做相互保险,但按现在保险监管规则和法律,平台受到很多方面限制,也达不到监管对保险的要求和标准,比如精算方面、产品设计和风险控制等,所以这种网络互助平台只能以互助保险的原生状态存在。

Related Post